拒绝锁锁后叶瑾言的三个举动,最能凸显陈道明演技刁钻,不服不行

2021-01-14 00:35:57 来源:赤木钢铁
娱乐

再有几集,《流金岁月》就大结局了。

在最近预告中看叶瑾言主动来找怀孕的锁锁,告诉她谢宏祖一家可能面临经济危机,又安抚锁锁,让她别担心。

“万一出了什么问题,你找我。”

两人相视而笑,看似已经释怀。

可能有人有疑问,剧中的叶瑾言对朱锁锁,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感情?

究竟是克制于心的爱情,还是单纯地将锁锁当成了自己逝去的女儿,对她的感情只是长辈对晚辈的宠爱?

从陈道明老师对叶瑾言这个角色的理解和处理来看,剧中叶瑾言对朱锁锁的感情,确实是爱情。

《流金岁月》中朱锁锁向叶瑾言表白了两次,一次是在办公室,一次是在出差的酒店里。

在办公室这次表白结束后,朱锁锁走了,留叶瑾言一个人在办公室里。

陈道明在这个地方的处理非常巧妙,他低声的,含混不清地说了几句话,听不清是什么。

这是剧本上没有的情节,陈道明自己设计的。

问其原因,陈道明老师答,“莫名的表达欲的促使。”

叶瑾言他想说点儿什么,但是又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。

他想回应朱锁锁的喜欢,却知道自己不能回应。

这些不能说出口,却又强烈萦绕在心头的欲望,最后只能通过无声的呢喃来抒发。

第二个细节是朱锁锁第二次表白之后,叶瑾言送给她的三本书。

这三本书是陈道明老师自己挑的。

自上而下分别是《百年孤独》、《围城》和《梁》,陈道明年轻的时候演过《围城》,这本书里描写的是方鸿渐的“流金岁月”。

这三本书早就没了塑封,显然不是新书,尤其是那本《百年孤独》,已经有了频繁翻阅的痕迹,显然它在叶瑾言手里的时候已经被他翻过来覆过去的读了很多次。

关于这本《百年孤独》,锁锁自己的理解是“不要太自以为是,不要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夸夸其谈。”

她留下了其余两本书,把《百年孤独》送还给了叶瑾言,并随书夹了请帖。

叶瑾言翻开书,锁锁在里面做了笔记,很多句子被标注成了黄色。这其中又有一句,写道:“谎言说得越来越真诚,最后连她自己也从中得到了安慰。”

这句话是锁锁送给准备结婚的自己的,也是锁锁送给“不爱她”的叶瑾言的。

《围城》或许有很多层含义。

《围城》有一非常经典的金句:流言这东西,比流感蔓延的速度快,比流量蕴含的能量更大;比流氓更具有恶意,比流产更能让人心力交瘁。

人活到了叶瑾言这个份儿上,有钱有地位有声望,还会怕“流言”吗?

当然怕。

比起流言对自己的伤害,叶瑾言或许更怕流言对朱锁锁的伤害。

记得全剧刚开始的时候,叶瑾言办公室的大门永远是紧闭着的,每回范金刚进来了,出去的时候都要被叶瑾言叮嘱“把门关上”。

叶瑾言是个很注重个人空间私密性的人,但在朱锁锁成为他的秘书之后,他叮嘱范金刚,办公室的大门要永远开着,一定不能关上。

为了不让朱锁锁被无所谓的流言所伤,他一直坚持着做这件事儿——绝对不让自己和锁锁两个人呆在密闭的空间里。

甚至锁锁第二次去叶瑾言酒店房间告白时,叶瑾言也始终让房门保持着打开的状态。

《梁》这本书,是为了纪念梁思成先生去世四十周年而编著的。

书中包含了梁思成先生的家庭相册、梁思成先生国外就读时的作业、梁思成先生的文章,和梁思成晚年同自己第二任妻子通信的信件。

编绘整理这本书的就是梁思成的第二任太太林洙。

林洙女士曾经是梁思成的助理,两个人年龄相差了27岁。

这本书暗示着叶瑾言不肯接受这段感情的另外一个顾虑。

他的一生,并不是朱锁锁的一生。

梁思成先生病逝于1972年,那一年林洙女士才44岁。这种让人无能无力的、阴阳两隔的痛苦,是没有办法改变的。

在之后漫长的人生中,被留下的那一个只能守着往昔的回忆,日日夜夜与孤独为伴。

锁锁即将走入的是属于自己的、光辉灿烂的流金岁月,而他叶瑾言,再过今年,就要进入“恐日薄于西山”的年纪了。

第三个细节是叶瑾言面对朱锁锁时略显局促和不安的面部表情。

《流金岁月》中并没有非常直接的对叶瑾言性格的刻画,叶瑾言的形象大多是从别人的话语和评价中拼凑的。

那个拼凑出的叶瑾言,心狠手辣,喜怒不形于色,永远是一个表情。

但朱锁锁表白之后,叶瑾言在面对她的时候有那么几个瞬间的不知所措,陈道明用他潜意识里的小动作表达了这种不知所措——抿嘴唇。

这个动作第一次出现是锁锁酒店后的第二天,叶瑾言在大堂中看到她后,先是眼神飘忽,然后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。

最新预告里锁锁躺进了妇产科,赵马琳还带着人跑去医院闹事。

气的南孙冲上去和她扭打在一起。

写文章的时候看到一张粉丝p图,心中万千感慨。

如果故事真的能这样结束,那就真的太好了。

大家看《流金岁月》了吗?

还有几集就要大结局了,大家最希望锁锁最后和谁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?

热门推荐
刷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