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ai、霍尊和陈粒不差,为何感觉在《我是唱作人2》始终输了郑钧一筹

2020-06-30 12:27:53 来源:快资讯
娱乐

文|令狐伯光

6月25日,爱奇艺自制音乐节目《我是唱作人2》正式收官(会员)。

虽然非会员推迟了一天,但是这档中国原创音乐竞技综艺,终于还是完结了。

不过如何,对于当下短视频音乐、流量明星音乐,与大量综艺节目翻唱经典的音乐,充斥着整个华语流行音乐之际。

《我是唱作人2》堪称是一股清流,同时意义也非常重大。

这档节目不同唱作人的表现,很大程度告诉了我们,当下的华语音乐为什么衰落了。

01

摇滚老炮儿的一枝独秀

《我是唱作人2》刚刚播出的时候,我个人给首发唱作人分了档。

首发阵容的八名唱作人,郑钧肯定是排在第一的。

原因也非常简单,郑钧90年代出道时期的音乐专辑,歌曲整体水平,都比这档节目其唱作人要强上不止一筹(可能还不止一筹)。

当时担心的无非是郑钧多年没有登台表演,还是音乐竞技节目,郑钧需要证明的是“摇滚老炮儿”,尚能饭否。

结果我们都知道了。

郑钧在《我是唱作人2》里交出的歌曲。

我个人认为,《低空飞行》《哎玛吙》《HappyEnding都挺好的······吗?》毫不逊色郑钧巅峰时代的歌曲,能成为经典流传下去。

其它歌曲自然也不弱,只是表达的内容没有那么广泛,听众能否get到非常关键。

《我是唱作人2》的郑钧深刻的证明了,90年代内地摇滚音乐人和摇滚音乐,这个整体实力有多么的强大和恐怖。

02

当下华语的当打之年

郑钧在《我是唱作人2》里一枝独秀。

gai、霍尊、陈粒、马頔和苏运宝为第二档

如果可以再加上《歌手》的华晨宇、袁娅维、毛不易和徐佳莹等。曾上过《歌手》的邓紫棋、《我是唱作人1》的梁博等。

这些音乐人出道方式虽然有所不同,有的独立音乐人,有的是选秀出身。音乐风格更是五花八门,但他们有一个属性非常相似。

那就是他们差不多都是90后(年龄有些差距也不会太远),同时出道时间也在2010年左右。

这些音乐人在当前的华语乐坛都是中坚力量,也就是所谓的“当打之年”!

这批音乐人集合了之前的华语音乐人,与比他们出道还要晚的华语音乐人的两大特点。

怎么说呢?

他们都拥有极具个人辨识度的声线、音色和嗓音、音域跨度和强大的唱功实力。同时作词写曲的能力也相当的不错,两者结合最终形成了自己成熟的音乐风格。

这个音乐风格也是他们能够脱颖而出,成为当前华语乐坛“当打之年”的原因。

从《我是唱作人2》来看,这些唱作人拿出来的原创作品。一边是自己擅长音乐风格的作品,一边是各自突破擅长音乐风格的作品。

其中gai最多、霍尊次之、陈粒节目保守最少。

可惜马頔太快淘汰了后续作品未知,苏运莹输就输两首歌曲都太过自我,过于曲高和寡不够亲民,最终被观众抛弃。

如果我们拿当下华语乐坛这些“当打之年”与郑钧相比,便会发现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。

他们不管是自己擅长的音乐风格的作品,还是突破自己擅长音乐风格的作品,各个方面都要输给郑钧那么一筹。

差的这一筹,很可能就是音乐上限的天堑。

03

华语乐坛当打之年:输在哪里?

那么,gai,霍尊,陈粒,马頔和淘汰的苏运莹。

他们与郑钧那个时代的音乐人相比,到底输在了哪里呢?

1、首当其冲的是作词能力

《我是唱作人2》最后一期,郑钧表演的歌曲是《HappyEnding都挺好的······吗?》。

其中一段歌词如下:

我想不起来自己是谁

能想起来的都是眼泪

这每天重复着的也许就是轮回

多么擅长承受痛苦

都忘了怎么承受幸福

只剩下斯德哥尔摩症的舒服”

而郑钧在这个节目不止《HappyEnding都挺好的······吗?》一首歌,几乎所有歌曲的歌词。不止现场的gai听得捂住心口,相信很多观众都被歌词一击即中。

伯光记得在哪里看过这样一句话。

60年代、70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内地摇滚人,他们写的歌词表达爱情和生活像是现代诗,追求自由和理想像是墓志铭!

歌词能够雅俗共赏,又专业又有内容。

《我是唱作人2》郑钧所有的歌曲,歌词真的都写得太好了。

明明同样是寥寥几句,所有人一看感觉都能写,却只能赞叹只有人家能写得出来。

郑钧出道时期音乐的歌词,与郑钧同时代内地摇滚人歌词都是如此。这不是他们经过20年的积累,现在才能写出这种雅俗共赏的歌词,他们出道的时候就已经这么神了。现在因为年纪和心境不同,他们写的歌词表达的思想内核有所不同罢了。

不信?

仔细回想一下,今天还在活跃的那一代的内地音乐人。

崔健、郑钧、许巍、汪峰、朴树、李建等等。

这些年,他们要么有发表新专辑,要么有登上音乐综艺节目。他们交出的音乐虽然没有超越巅峰时期,但和巅峰时期相比,一点都不弱。

那么,我们再看看华语乐坛的“当年之年”,gai、霍尊、陈粒、马頔和苏运莹等等——

当下华语乐坛的“当打之年们”,他们的歌词倒不是说写得很差,只是歌词偶尔有着神来之笔,达到雅俗共赏的情况。

比如陈粒《抱歉抱歉》《清透》等,gai的《极乐》《兰花草》等,霍尊的《游园三月初九》。

他们其它歌曲的歌词、遣词造句、断字断句、有时会感觉表达的内容有些奇怪。有些歌词为了押韵,用字甚至有种“莫名其妙”的感觉。

比如gai的《烈火战马》,霍尊《星落》《归一》等,陈粒的《远游》等。

可能单独去分析歌词,每一句各有各的意义(还有出处)。但组合在一起就觉得有些奇怪,不明白音乐人到底想要表达什么。

单独从作词的角度上讲。

我个人觉得霍尊的歌词写得最差,很多歌词上下句联系意思不通。同时霍尊还喜欢用古文,上句古文下句大白话,夹杂起来很奇怪。

霍尊写词为何感觉比较差,举个例子如首期演唱的歌曲《星落》。

副歌歌词如下:

一起看夜空中星落如雨

从来都没人回答出那些问题

一起唱被湮没忘却的歌谣

天与地之间,我自在来去。

单看这段歌词还没有什么,但前面主歌的歌词都是“花开几朵、静候陨落”这种比较文雅的。结果副歌的歌词,突然来了句:从来都没人回答出那些问题。和主歌比副歌歌词就是突然大白话,同时联系主歌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。

陈粒的作词比较拧巴,过于拧巴就容易看不懂,收敛些会好上很多。

gai写词相对要好上不少,只要歌曲不是太过自己的作品,歌词还是通俗易懂的,甚至还经常能够出现神来之笔。

注:这批当下华语乐坛的“当打之年们”,单说写词还是首推“民谣诗人”毛不易。

04

内容输了就是全输了

2、歌曲内容的表达

这个就是当前华语音乐人共有的问题。

那就是他们的音乐歌词,曲子和编曲结合起来表达的内容。

这些歌曲不管是什么音乐风格,或许各个方面很专业还非常讲究。但是你听着听着,觉得这些歌曲有点奇怪。

说得难听些,写的歌不说人话。

比如霍尊的歌曲《不死鸟》《自定义少女》,陈粒的《自然环境》《剧烈》等。

霍尊的《不死鸟》致敬偶像,《自定义少女》让女人勇敢的接受自己。作曲,编曲和制作很有水平,思想内容都没有什么问题。普通听众听着就感觉有距离,不是不好听但就是不动听。

gai有不少歌曲的内容表达,同样有这个问题。

苏运莹上这档节目交出的两首原创歌曲《自动打开定位系统》和《生气之歌》,更是堪称这种“距离感”的典型。

苏运莹唱功实力很强大,旋律编曲和制作非常的讲究,歌曲也表达她的某种态度。

可是普通听众听来真的不好听,至少是不够动听的,这也是苏运莹两次输掉出局的真正原因。

相反,郑钧在《我是唱作人2》交出的绝大多数歌曲。曲子、歌词、编曲、制作和想要表达的思想内容。你或许get不到(没被打动),但你至少明白郑钧表达了什么。

这个便是当下华语乐坛的“当年之年们”,与郑钧和90年代内地摇滚人,甚至是00时代周杰伦时代的音乐人,最大的一个差距。

这些音乐人已经来到出道后的巅峰时期,拥有自己成熟的音乐风格。

他们如果后面能够突破这个桎梏,那么在音乐领域便会上升到另一个境界。

但我们仔细想想,当前华语乐坛音乐人的巅峰时期,已经逊色同样时期郑钧和那个时代的音乐人。20年后,郑钧等人还能交出不输自己巅峰时代的作品。

这些华语乐坛的“当打之年们”,20年后还能这么能打吗?

答案未知,我们只能说拭目以待!

尾声

最后,可能有些听众会有问题。

如果说郑钧在《我是唱作人2》一枝独秀还属正常。

gai、霍尊、陈粒、淘汰的马頔和苏运莹,这些“当打之年”是第二档也能够理解。

那么,一直表现不错的张艺兴,本来不被看好却撑到结尾的隔壁老樊,刘思鉴,后来补位的TT和艾福杰尼又怎么评价呢?

这些音乐人的音乐风格,与第九期和第十期混战的音乐人比较相似的。

关于这批音乐人的详细分析,欢迎大家关注伯光,自行观看下一篇稿子便可。

热门推荐
刷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