拟强化戴姆勒合作关系,雷诺未来还需要日产吗?

2020-06-04 16:24:33 来源:热闻聚焦
汽车

雷诺方面首先透露了与戴姆勒重塑合作关系的意向,并强调双方已有10年的伙伴关系运作经验,且目前的关系仍然非常融洽。

在上周三的雷诺-日产-三菱新战略发布会现场,雷诺董事长塞纳德(Jean-Dominique Senard)对外释放了后续将强化与戴姆勒合作的信号,并表示希望能在未来几周宣布此事的相关细节。

塞纳德认为,雷诺此前与戴姆勒的合作非常顺利,而且符合预期,公司正寻求与戴姆勒的合作关系注入新的活力,正如后者近几年专注于与宝马和吉利的合作一样。

据悉,塞纳德和临时首席执行官克洛蒂尔德·德尔博斯(Clotilde Delbos)早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就决定继续深化与戴姆勒的合作,且雷诺高层基本上已达成一致,认为这是非常有价值的一个决策。

“我可以向你们透露部分消息,雷诺已经从戴姆勒的首席执行官那里获得非常积极的反馈,现阶段双方高层也有定期的沟通。”塞纳德在上周的战略发布会后向外媒坦言,雷诺正试图确保此前的合作关系能在未来继续下去。

雷诺和戴姆勒的合作最早可以追溯到2010年,雷诺-日产联盟和戴姆勒共同宣布,计划联合为雷诺微型车

Twingo(参数|图片)和戴姆勒Smart开发一个共享的平台。为了表明三方合作的诚意,彼时的戴姆勒宣布将持有雷诺和日产各3.1%的股份,雷诺-日产联盟则收购了戴姆勒3.1%的股份。

后来,雷诺-日产联盟和戴姆勒在十几个联合项目上都有合作,但这种“热恋”的势头却在2016年戛然而止。此后,三方没有宣布任何合作的新项目,唯一的基于梅赛德斯-奔驰轻型货车

Citan(参数|图片)生产的雷诺

Kangoo(参数|图片),后来项目也被延期处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业内很多人看来,雷诺-日产联盟的前掌门人卡洛斯·戈恩(Carlos Ghosn)和戴姆勒前董事长迪特·蔡澈(Dieter Zetsche)是两家公司能凝聚在一起的粘合剂,也是合作维度的一根纽带。

遗憾的是,2018年10月,双方就合作关系近况举行了最后一次联合新闻发布会的几周后,戈恩酒因财务不当罪在日本被捕,蔡澈则于次年5月退休。

2018年以后,戴姆勒已经把合作重点转移到了伙伴上,在吉利收购戴姆勒10%的股份后,蔡澈和即将上任的首席执行官康林松(Ola Kaellenius)就开始寻求与吉利的新合作领域。此外,戴姆勒后来还加强了与宝马的合作,除了联合采购外,合作领域还包括L3级自动驾驶和移动服务。

在戴姆勒与吉利、宝马关系升温的这段时期,分析人士一度认为,随着戈恩的离开,戴姆勒对雷诺-日产联盟的合作已逐渐失去了兴趣。

时至今日,雷诺方面首先透露了与戴姆勒重塑合作关系的意向,并强调双方已有10年的伙伴关系运作经验,且目前的关系仍然非常融洽。截至目前,戴姆勒的发言人拒绝对塞纳德的观点予以置评。

除了雷诺Twingo和戴姆勒Smart的合作,两家公司之前的关键项目还包括----

自2012年起,雷诺位于法国毛贝吉(Maubeuge)的工厂生产梅赛德斯-奔驰的轻型货车Citan,这本质上是雷诺Kangoo的另一个版本。

双方共同开发了一套高效的涡轮增压直喷汽油发动机系列,于2018年首次搭载在雷诺MPV

风景(参数|图片)(Scenic)和掀背车

梅甘娜(参数|图片)(Megane),并被用于梅赛德斯前驱的A级轿车。

梅赛德斯-奔驰使用了雷诺的1.6升四缸柴油发动机,并在其轻型商用车威霆(Vito)上搭载了雷诺的变速器;雷诺在西班牙巴利亚多利德(Valladolid)生产的1.5升柴油发动机已被应用于梅赛德斯-奔驰的A级和B级轿车,以及SUV领域的CLA和GLA。

此外,戴姆勒的架构被英菲尼迪Q30和QX30两款车使用,从2015年开始,这两款车都在日产英国的桑德兰工厂生产;雷诺和戴姆勒曾在墨西哥共同拥有一家生产工厂,肩负英菲尼迪QX50和梅赛德斯GLB和A级轿车的制造,但目前,双方在墨西哥联合开发豪华紧凑型轿车的计划已经被暂停。

业界比较关注的是,如若雷诺方面真与戴姆勒启动新一轮的深化合作,那么,对于当下的雷诺来说,戴姆勒能取代现阶段的盟友日产吗?事实上,强化与戴姆勒的关系,雷诺显然可以削弱日产叫板的砝码。

想必在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公布新战略后的未来几周,雷诺单方面又将公布与戴姆勒合作的大动作。

热门推荐
刷新